Taichung
Google
 
Web Taiwanfun
COMPASS: +886 (4) 2358-5466

 

-專欄
-餐廳
-夜生活
-茶與咖啡
-購物
-文化休閒
-房產資訊
-電影
-台灣旅遊
-台灣資訊
-音樂經
-幽默
-分類廣告
-交友配對
-語言交換
-關於我們
-訂閱雜誌

首頁 > 台中 > 專欄

康百視雜誌 > 2017年6月

拾光机要讓百年老屋說話

老屋餐廳形成風潮

李政青/文 楊翰雯/譯 澄攝影攝影
拾光机/圖片提供

台命中注定遇到老屋
「剛看到時,這裡是廢墟,雜草長到屋簷的高度,前面這條路看不見,全部是草,屋頂是破的,就是一個年久失修,看起來再廢下去就要塌掉的房子。」拾光机店主人Rita回想起2013年與老屋初遇的情景,印象依舊清晰。

在這之前,她與朋友阿威在2011年才整修過另一間位於北區大誠街像廢墟的老屋,兩人花了半年清垃圾、裝水電、找家具、做家具,好不容易打造成一間口耳相傳的輕食餐廳「拾光机壹號」,想不到Rita不怕累,看到拾光机現址時,又馬上被吸引住了。

拾光机要讓百年老屋說話 拾光机要讓百年老屋說話
左圖:拾光机安靜退縮於巷弄一側,四周被公寓、大樓和透天厝環繞。
右圖: 沿著斜坡走下,便可以看到這棟百年日式老屋的全貌。

Rita的本業是企畫,做過媒體公關、廣告、行銷、百貨、傳產等領域,2010年她聽了地球公民基金會董事長廖本全的演講後,生命得到新的啟發。那天演講提到人生應該參與一件公眾的事務,讓生命更有意義,想不到當天晚上,兩人就在路上遇到拾光机壹號,房子靜靜站立一側,裡頭透露些微光線,彷彿命中注定般吸引他們一步步靠近。

問她何時開始這麼關心老屋?「我沒辦法很明確知道時間點,只知道我看到怪手拆房子是會哭的,像這樣一棟存在百年的老房子,一台怪手過來,只要一個下午就不見了。」

自費上百萬修復租來的房子
抱著這樣的心情,Rita毅然租下這間別人眼中的破房子。房東起初以為她要租地,還說房子拆掉沒關係,花了一段時間,才理解她是真的想把房子修好。實際承租後,許多念建築的朋友看到屋況,都忍不住笑她:「你這是真愛。」整修房子的經費高達上百萬,她還為此向銀行貸款。在資金有限下,雖然請了工班,為了省錢,拌水泥、焊接、甚至把紅磚上的水泥敲下來,許多環節能做就盡量自己來。工班師傅人都很好,知道她很有心,能教就盡量教。

房子花了七個月整修,這段期間Rita每天早上八點和工班一起上工,下午五點下班。整間房子除了天花板,其他部分的油漆都是自己刷的。有時親朋好友來探班,一進門就看到她人在直馬梯上扭成各種奇形怪狀的姿勢,「他們笑說,那有一個女生在裡面灰頭土臉髒兮兮,卻笑得有夠高興。」有時候很累,兩手幾乎舉不起來,休息時看到光線從屋簷穿透,就覺得「房子今天很開心,它開心我也開心。」

拾光机要讓百年老屋說話 拾光机要讓百年老屋說話
左圖:拾光机以不同的座位區安排,豐富空間的層次感。
右圖:為了還原老屋的長相,拾光机擺放許多蒐集來的老物件,增加懷舊氣氛。

整修完成不代表從此高枕無憂,緊接而來的是另一個考驗:市場。

當初承租老屋時,Rita單純覺得房子應該被修好,沒有確定要做什麼,營業方向純粹是順應老屋性格決定。店面招牌很小,因為Rita希望大家看到的是房子,而不是名字。座位空間很寬敞,像房屋正中間、外頭院子不設桌椅,是為了留下老屋呼吸的空間。由於土牆對味道的吸附比一般水泥明顯,因此拾光机的供餐品項全都是無油煙料理,以避免複雜的氣味干擾氛圍。Rita解釋,「我是因為喜歡房子才弄了這個房子,但我能夠做到的是,我找到好東西給客人。」店內提供道地的台灣茶、花蓮小農自種的養生茶品及麵茶冰沙,都是別處少有的誠意之作。

市場競爭 老屋店經營不易
老屋店聽起來是文青最愛,但Rita坦言經營並不容易,因為「新的店家太多了,台中人的消費型態又沒有強烈的忠誠度。」她分析,目前台中老屋店的新店展店速度驚人,台北、高雄、甚至新加坡、香港等地的投資者,看中這裡人力、土地成本較其他都會區便宜,紛紛投入,喜歡嘗鮮的消費者就算一個禮拜去三、四家餐廳、咖啡館,一個月下來都可以不重複,但獨立店家很容易消失於競爭激烈的市場中。即使可以把店做起來,卻可能遇到房東跟著漲房租,吃掉好不容易賺來的利潤。

像拾光机每個月的收支不一定會有盈餘,更別提要把當初投入的整修費用賺回來。Rita跟許多老屋店經營者一樣,必須仰賴其他工作收入,她以苦中作樂的口吻自嘲,「你會發現,在台中做這些事情的人,頭腦有點怪怪的,每個人看起來都很不會算計,所以異常辛苦,但又好像異常甘願。」

「如果我是我自己的客戶,一開始就會講,你不要做這件事。」以商業考量來分析,拾光机靠近第五市場,周遭商圈早已沒落,市區的人潮與消費主力都不在這裡;花大錢整修,租約卻只簽五年,從簽約到開店就花了將近一年,投入的心血搞不好幾年後就得拱手讓人。對於這種種不划算,Rita卻顯得豁達,「對所有的老房子來說,我們都只是階段性的管理者,這房子最初也不是房東的啊!我們只能在有緣分的時間裡,用最大誠意付出。」

讓百年老屋說故事
在Rita眼裡,每間老屋都像耆老般珍貴,述說城市的性格與脈絡。她說,同樣是日治時代的老房子,但在台中、鹿港或台南等不同地方,也會因為常民生活、氣候、濕度、陽光、生活的需求與習慣,而有不同的格局、坐落方向和建築形式。「這樣的東西一直在消失,房子一直被拆,房子也會痛,我們能做的,是用自己的方式,讓房子有機會替自己講話。」

Rita喜歡用擬人化的角度看老屋,她將拾光机所在的老屋暱稱為Aniki,也就是日文的大哥。相信這位「大哥」如果會說話,一定會讚歎命運之神的安排,讓它在經歷漫長的滄桑歲月後,居然能遇見這位知音小妹。

臺中市政府新聞局廣告

  投稿佈告欄 

© COMPASS GROUP/康百視雜誌社, 2000-2016 site by GCT Taiwan - Search Engine Optimizati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