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n , ,

中信兄弟 (9月報導)

當觀眾在熱鬧沸騰的棒球賽中專注於球員時,絕對不該忘記一群辛苦的工作人員,因為若是沒有他們,一場球賽也無法順利舉辦。然而,在中信兄弟俱樂部的幕後人員還包含一小群比賽中的關鍵人物,他們就是球隊翻譯員。
目前隊上有4位全職翻譯人員分配給總教練伯納S.B 、打擊教練泰銳T.A、投手教練佛斯特J.F與3位外籍球員。泰銳的翻譯員是郭庭綸,他也同時為往年的打擊教練 (Jim Presley)協助翻譯。雖然整個禮拜(包含球賽中)都需與泰銳合作,郭庭綸仍能相當地自信心承擔此項工作任務。

台北當地的人完全料想不到文化大學英語系新生能勝任這番工作,這一切都源由此校體育教授 (同時也是校隊投手教練)與中華民國棒球協會的國際事務經理的相識。當中華民國棒球協會於2014年在台中舉辦的國際賽事需要一位翻譯員時,這位教授便詢求郭庭綸協助,身為棒球迷的他,立馬答應並以半工半讀方式擔任此職務。
「老實說,我並不期待能以大學新鮮人身分成為一位翻譯員。雖然主修英文,但是我並沒很多信心。但當我自己不斷嘗試之後,我學了許多事物。」他也提到一些翻譯課程也幫助他在英文書寫與口說方面的幫助,使他更有自信。「我在大學二年級時決定成為一位翻譯員。」

在畢業之後,他得知中信兄弟有一翻譯職缺,並將之成為他的首份全職工作。這兩年的工作與4年大學累積的經驗使得他在翻譯上的技巧突飛猛進,其中更熟悉美式棒球/運動俚語;像是三分全壘打jimmy jack、速球之臂juicy arm與這場球贏定了this game is wrapped等表達方式。

身為球隊的全職工作者,他需在訓練、會議、比賽時處理雙向翻譯,同時還得為泰銳整理一連串比賽的數據表格。「我下午1點搭上球隊巴士,晚上11~12點回家。如果我需要為賽後報告翻譯,那就在晚一點休息。」他也同時為泰銳與他家人處理非棒球相關事務,包含導覽台中的工作與病痛照料一事。

「他們將你當作家人一般,所以自然地會想幫這些外國人。身為翻譯員,我總有一項原則,那就是與你工作的人就是你的家人,這也讓我越來越專業與充滿工作熱忱。你不能說那不是我的工作,所以我總與外國人保持良好關係。」他也說道自己受前打擊教練邀請,並在他位於佛羅里達巴拿馬濱海城市的家待上一個月的時間。

對他來說最大的挑戰便是如何正確翻譯教練所說的話,「當人說話帶情緒時,你也需要辨識是否該將此感覺表達出來,好比說一位教練正在跟教練吵架,你認為這時該多帶情緒進入翻譯內容嗎?自然不會。當然這也得靠經驗判斷,因為我們得認真感覺當下氛圍是否好壞。如果大家情緒激烈地表達自己想法時,我則需要冷靜溫和做翻譯角色以防帶來更多紛爭。」

雖然大部分台灣球員對英文理解有相當的程度,就如一位在美國大聯盟打9年球的李振昌雖有基本英文溝通能力,但當教練使用投打術語與重點時,翻譯人員仍須再次確認球員對於教練提點部分的理解。郭翻譯員也提到較為輕鬆的球隊生活內幕,大部分的台灣球員都有英文綽號,而這些都取自於外國球員們。例如背號14號的王勝偉叫做Subway、9號三壘手王威晨是Stick,而7號外野手張志豪則叫做Hollywood。
除了多項挑戰與令人疲乏的賽程,郭庭綸說他仍愛他的工作。「這是棒球,也是我最愛的運動。當這是你的興趣,而且又能到球場看球,是多棒的事情啊!」

What do you think?

0 points
Upvote Downvote

Written by taiwanfun

Comments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

Loading…

0

Comments

0 comments

Creating a friendly city for senior citizens

Taichung Brothers Baseball Update (Sep. 2019)